已下台的尼克松应邀访华 毛主席依然叫他“总统”

频道:世界排名 日期: 浏览:2

来源:人民网,作者:项东民 安熠辉

尼克松被迫辞职后,他意外收到了周恩来的电报,电报表达了中国总理对尼克松始终如一的良好祝愿,同时,周恩来还希望尼克松再次访华。两个月后,当尼克松因患静脉炎住院时,毛泽东亲自打来了电话。毛泽东通过翻译告诉尼克松,他认为尼克松是历史上最伟大的政治家之一。他还说中国在任何时候都欢迎尼克松来访。这让心绪不佳的尼克松感到无比温暖。

已下台的尼克松应邀访华 毛主席依然叫他“总统”

毛主席会见尼克松

1972年,美国总统尼克松正式访华,开始了中美关系正常化的进程,世人称之为“破冰之旅”。对这次尼克松访华的详情和意义,许多人已是耳熟能详。那么,时隔4年之后,1976年尼克松受毛泽东邀请访华就较鲜为人知了。当时,尼克松已经因为“水门事件”辞职,在美国声名狼藉,是一位“很不光彩”的总统,这时候毛泽东为什么还要邀请他访华,其中有何背景和意义?

■毛泽东的殷切邀请

1972年6月,“水门事件”爆发。尼克松虽以压倒优势连任总统,但大陪审团把尼克松定为“水门事件”的同谋者,要求尼克松交出有关录音带。尼克松虽然一直否认自己参与策划“水门事件”,可惜有口难辩,他将面临被国会弹劾的威胁。不得已,尼克松于1974年8月9日辞职,由副总统杰拉尔德·福特继任总统。

尼克松被迫辞职后,他意外收到了周恩来的电报,电报表达了中国总理对尼克松始终如一的良好祝愿,同时,周恩来还希望尼克松再次访华。两个月后,当尼克松因患静脉炎住院时,毛泽东亲自打来了电话。毛泽东通过翻译告诉尼克松,他认为尼克松是历史上最伟大的政治家之一。他还说中国在任何时候都欢迎尼克松来访。这让心绪不佳的尼克松感到无比温暖。

1975年8月中旬,中国驻华盛顿联络处主任黄镇给尼克松带来了毛泽东语气更为迫切的邀请:如果尼克松的身体状况允许的话,毛泽东希望尽早见到他。这个邀请使尼克松的中国之行的愿望更加强烈起来。他马上给国务卿基辛格打电话,说只要福特不反对,他就准备于9月份动身前往中国。然而,基辛格认为,如果辞职不满一年的前总统在福特本人访华之前就再度访华的话会让新政府很难堪。尼克松觉得基辛格的话很有道理,便同意再等一段时间。不过他向基辛格暗示:这种等待不会太久。

基辛格深深理解尼克松的心情,他从中斡旋,很快取得中国方面同意。1975年12月1日,福特抵华,开始了为期4天的访华之行。12月2日下午4时15分,毛泽东会见了福特一行。当福特表示中美两国有必要进行平行的努力来取得对双方都有好处的结果时,毛泽东以幽默的口气告诉福特:“我们没有本钱,就是放空炮。”毛泽东继续发挥他的幽默天性,对福特说:“你们的国务卿干涉我的内政。他不要我去见上帝。上帝的命令他敢违抗啊!上帝请我,他说不让去。”

在此之前,福特与邓小平进行了会谈。福特向中国方面表示,解决中美关系正常化需待1976年美国大选后再仿照“日本模式”采取行动,要求中方承诺“和平解决”台湾问题。对此,中国方面表示,按照“日本方式”解决中美关系正常化的前提是美国必须接受中方提出的“废约、撤军、断交”三原则,但美国与台湾之间的民间贸易关系可继续保持。至于台湾问题的解决方式,中国方面重申应由中国自己来决定。

对福特此行,中国政府方面在欢迎的同时也表现出些许冷淡,因为福特对苏联的态度值得玩味。加之当时中苏关系仍处于冰冻期,新上任的国务院副总理邓小平正告福特不要想念苏联人。在这一背景下,尽快邀请1972年同中国实现关系正常化的美国前总统尼克松访华,其象征意义不言而喻。

与此同时,中国政府与尼克松一直保持着接触。在尼克松尚不能立即动身的情况下,中国邀请尼克松的女儿朱莉和女婿戴维访华。戴维是美国前总统艾森豪威尔的孙子,和朱莉都是总统的后代。福特访华返回美国几天后,中国给朱莉夫妇打来电话,告诉他们,毛泽东有可能会见他们。这一消息使朱莉夫妇十分激动兴奋,他们马上就同意了。

12月29日凌晨,朱莉和戴维飞抵北京。他们带来了尼克松给毛泽东和周恩来的亲笔信。遗憾的是,周恩来当时正因病住院。距1976年元旦来临不到1小时之际,毛泽东会见了朱莉和戴维夫妇。在寒暄的时候,毛泽东端详着他俩,问:“总统先生的腿怎么样了?”“好多了。”朱莉回答。“好好保养他的腿,他说过还要爬长城呢!把这个话转告总统先生。”戴维插话说:“他已经不是总统了。”“我乐意这么叫他。……”毛泽东转而对朱莉说,“马上写封信给你爸爸,说我想念他。”“我这句话,可以登报。”他补充说。戴维沉吟道:“现在,在美国,反对我岳父的人很多,还有人强烈要求审判他。”“好,”毛泽东说,“我马上邀请他到中国来访问。”然后加重语气说:“马上。”毛泽东又转向朱莉:“信里再加上一笔,说我等待你父亲再次来中国。”

朱莉递上了尼克松写给毛泽东的信,由担任译员的唐闻生翻译。在听完对信的翻译后,毛泽东对朱莉说:“你坐的沙发就是4年前你父亲坐的那张。”朱莉拍了拍扶手,环顾了一下这张沙发,就站了起来,对毛泽东说:“主席,我想同戴维换换座位,这样,他就可以说也坐过这个具有历史意义的座位了。”毛泽东点了点头,看着这两个可爱的年轻人动作迅速地交换座位,爽朗地哈哈大笑起来。

毛泽东把双臂放在沙发的扶手上,对朱莉说:“你父亲来时,我会等着他的。”毛泽东重复了他对尼克松的邀请。当中方陪同领着这两个青年走向门口的时候,毛泽东同他俩一道走了几步。这是他近来接见外宾时都没有做出过的行动。毛泽东在同朱莉和戴维握手告别时说:“你们是年轻的,再到中国来访问吧。10年以后它将是了不起的。”

■尼克松再度访华

朱莉和戴维离开中国后不到一个月,1976年2月6日,新华社播发了一则《公告》,内容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邀请尼克松先生和夫人于1976年2月21日,即在第一次访问4周年之后,再次访问中国。他们愉快地接受了这一邀请。

这一消息不但轰动了美国,而且引起世界瞩目。因为美国总统福特刚刚于1975年12月1日至5日访问了中国,刚刚2个月,为什么中国政府又邀请这位“不光彩”的前总统访华?1976年又是美国大选年,2月24日福特将在新罕布尔州共和党预选中争取候选人资格,为什么中国政府安排尼克松于2月21日到达北京?对此,人们产生了种种猜测。

2月17日晚,美国广播公司高级记者、美国驻联合国前大使约翰·斯卡利报道说:“尼克松先生在这次访问期间将同他在1972年一样由中国最高领导人毛泽东主席接见。这次访问将由一批美国记者陪同采访。这是一个肯定的迹象。表明中国人认为这次访问是一个重要事件。因此,在新罕布尔州竞选运动的最后几天,肯定会刊登许多照片以提醒选民在尼克松执政时期的情况,而那时同中国的关系比今天远为友好。”

英国《泰晤士报》发表社论称,“在福特总统正式访问北京之后没有多久,中国人现在就给了这个失去总统职务、而且信誉扫地的人以这样的荣誉”,这就“引起了美国各种非常不同的政界人士的伤心和批评”。但是“中国人是不难无视这种批评的”,因为他们“对过去两年中同美国关系正常化的缓慢进程感到失望”,“假如尼克松继续执政,本来是会一切顺利的”。现在美国政府认为,“对华关系归根结底远不如同莫斯科的关系重要”,而“尼克松已表明,他准备顶住俄国人”。因此,“让他继福特总统之后这么快进行议程,显然是表明中国对华盛顿的现行政策感到不悦”。

在尼克松看来,由于他在总统任内打开了通往中国的大门,而他辞职后美中尚未建交,他认为自己有理由再次访问中国,为促进美中关系正常化继续努力。他在给《时代》周刊专栏作家威廉·萨菲尔的一封信中写道:“1972年我访问了中华人民共和国,这是因为我认为,要想有太平洋地区和全世界的持久和平,就必须在美中之间建立起一种崭新的、建设性的关系。我相信在今天,这样一种关系比4年前更为重要了。我期待着再次会见中国领导人。”

然而,尼克松访华的活动却使福特政府如坐针毡,因为此时总统竞选活动正处于关键时期,政府内的许多人认为尼克松的访华行动会带来“灾难性”的影响,甚至有人指责尼克松这是对中国的“阿谀奉承”。但卸任后的尼克松已经是平民身份,他们也不好限制其自由,所以虽然不满也无可奈何。

1976年2月21日晚10点16分,尼克松乘坐中国政府派到美国的专机到达北京。第二天,中国政府为他举行国宴。一切都和4年前一模一样:一样的布置,一样的尊敬,一样的礼仪,就连餐桌上的十道菜也和当年一模一样。宴会临近结束时,尼克松起身发表了一个简短的讲话:“全世界人民的未来取决于我们两国为世界各国的安全稳定,以及为人类的和平事业而做出的通力合作。而这种合作必须是可靠的,可能的,并且是富有决心的。”

宴会后的第二天上午,尼克松去拜访了毛泽东。后来,在回忆录中尼克松介绍了当时的情形:“1976年我再次到中国访问时,毛泽东的健康状况已经十分不佳。但是他的思想依然那样敏捷、深邃。……在我们会晤结束时,秘书们把他从椅子上扶起来,搀着他陪我走向门口。在电视灯光和摄像机要记录我们最后的握手时,他却推开了助手们,自己站在那里向我们告别。”

他们的会谈进行了1小时40分钟。会见结束时,尼克松送给毛泽东一只由已故美国烧瓷大师博姆烧制的瓷熊猫,毛泽东则以绿茶代酒为他干杯。

2月23日下午,新华社发表消息说:“毛泽东主席今天会见了美国前总统理查德·尼克松和夫人及其随行人员约翰·布伦南。”

“会见时,毛主席和美国客人一一握手,对他们前来我国访问表示欢迎,并且同尼克松先生就广泛的问题进行了友好的交谈。谈话结束后,毛主席请尼克松先生回国以后向福特总统转达他的问候。”

新华社还发表了毛泽东同尼克松握手时的照片。

外国媒体立即根据新华社的上述消息发出电讯,并转发了照片。美联社称:“毛泽东主席今天中午会见了理查德·尼克松,使这位前总统重温担任总统极盛时期的情景。”合众国际社称:“这是尼克松和这位82岁高龄的中国领导人的第二次会见,第一次会见是在4年前他抵达中国后不久。”路透社称:尼克松同毛泽东“进行了1小时40分钟会谈”,“只比福特总统去年12月同毛泽东的会谈少10分钟。”

会见后,尼克松回到宾馆,向接待人员兴奋地说:今天能同毛泽东就当前国际重大问题进行长时间的广泛的交谈,感到非常愉快。他说:“使我惊讶的是,毛主席如此高龄,思想仍如此明晰敏锐,对当前国际重大问题仍如此关切注意。毛主席是充满思想活力的伟人。”

■尼克松再度访华值得细细体味

虽然美国政府强调尼克松只是以平民身份去中国访问,但是,他们却越来越希望了解尼克松的访华内容。基辛格在一个新闻发布会上说:“我们当然希望了解尼克松此行的性质与结果。”

中国政府安排尼克松尽可能多地参观浏览一些地方。在访问了桂林、广州、从化之后,尼克松和夫人由中国外交部礼宾司司长朱传贤陪同,于2月29日下午乘中国政府专机离开广州回国,从而结束了这一举世瞩目的中国之行。

3月5日,世界各地14名“中国问题专家”在美国俄亥俄州辛辛那提聚会,研究尼克松访华的意义。美国哥伦比亚大学东亚研究所的安德鲁·内森博士说:“中国人邀请尼克松是既向美国也向苏联发出的一个信息。这个信息说,我们肯定利用美国作为对俄国的抗衡力量。尼克松是传递这个信息的理想人物,因为他曾是利用美国抗衡苏联的政策的象征。”英国伦敦大学《中国季刊》主编迪克·威尔逊说:“我认为,将来在世界史中回忆起尼克松的,主要是他对华工作,而不是水门事件。”他说:“中国人认为尼克松在改善中美关系方面所做的事情是世界历史上的一个转折点。”

尼克松第二次访华半年后,毛泽东在患病后经过多方医治无效,于1976年9月9日零时10分在北京逝世。

9月14日,《人民日报》以《美国前总统尼克松发表声明》为题,刊载如下内容:

新华社1976年9月13日讯圣克利门蒂消息:美国前总统理查德·尼克松9月9日就毛泽东主席逝世发表声明。

声明说:“毛泽东主席逝世了,终年83岁,结束了他毕生的长征。他是一位具有非凡勇气和思想坚定的人,他一直工作到生命的最后几天。”

尼克松说:“我们1972年在北京会见时都认识到,中美友谊已成为对于我们两国的利益都是必不可少的了。”

“我对于他不仅对本国人民的问题,而且对世界形势的客观现实都有深刻的了解这一点留下特别深刻的印象。我们在那时建立的新关系应当归功于他的这种高瞻远瞩。”

“在今年2月2日(按:应为23日)我最后见到他时,他再次表现出了这种高瞻远瞩的眼光。”

毛泽东逝世两个月后,1976年11月美国举行了大选。人们普遍认为,在职总统福特享有种种有利条件,定能赢得大选,结果他却败给了民主党候选人卡特。有人分析,这与毛泽东破格邀请美国“不光彩的前总统”尼克松访华有关。可以说,毛泽东邀请下台的尼克松访华的举动,乃是新中国外交史上的又一次神来之笔。卡特上台后,进一步认识到中美关系的重要性,改变了福特政府的对华政策,认为“中美两国建立合作关系会大大加强远东局势的稳定,并有利于美国在全球范围内同苏联竞争,从美国战略地位考虑,美中关系正常化是十分可取的”。经过双方努力,两国政府于1978年12月16日晚发表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和美利坚合众国关于建立外交关系的联合公报》。这为尼克松访华以及同毛泽东的会晤画上了圆满的句号。